发布时间:2020-03-25 来源:大学 点击: 当前位置:菩提文摘网 > 职业 > 大学 > 小品演员_小品《候车厅》剧本 手机阅读

【www.ptsmy.com--大学】-------

  人物:潘长江(建筑工地技术员,矮胖精干)

  赵伟强(建筑民工,高大魁梧)

  道具:四人座长椅,垃圾桶,旅行包,蛇皮袋子,电脑,手机。

  场景:北京西站候车厅里。

  赵伟强左侧卧在四人座椅子上。他穿着棉袄、棉裤、头发篷乱,枕着一个旧旅行包,左手搭在身旁的一个装着被卷的蛇皮袋上。睡得很香的样子,让人一看上去就知道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农民工。

  (幕启,潘长江上)

  潘长江:忙忙碌碌又一年,总算获得一头衔。回家告诉我对象,今年我啊——双喜临门。(潘长江边高声说着边从舞台左侧上。他左手提着两袋北京烤鸭,右肩挎着笔记本电脑,身材矮小,胖墩,西装革履,头发梳得一丝不苟。让人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一个脑力工作者。)

  潘长江:(走到舞台中央,面对观众。)哎呀,快过年了,我买了两只北京烤鸭想给我父母和岳父母送去孝敬孝敬……。(这时,“你是我的情人,像玖瑰花一样的女人……”的歌曲响起,潘长江连忙从腰间摘下手机,打开,笑眯眯的)喂,小丽啊!亲爱的,我现在就在北京西站呢!再过一会儿就上车了,可能明早六点到站吧!你到车站接我啊?不用,不用,天那么冷,还要早起,不行不行,你在家呆着,啊?我明早一下车,第一时间赶到你家。一定要来接我啊?哎!————真拿你没办法。啊,对了,上次我们拍的那婚纱照洗出来了吗?照的怎么样?漂亮吗?你坐在我的膝上接吻的那张很好看吧?(大笑)羞死人啊?不羞,不羞,新房里的家俱啊?等我回来,我们一起去买,还有那个家庭影院也买。什么?你还想买一台电脑?想了解世界?好、好、一定买,一定买。好了,那bye-bye,bye-bye。

  潘长江:(笑着关了手机,四处找座位。当他看见赵伟强侧卧在椅子上时,走过去,躬着腰,轻声喊)师傅,师傅。(用右手轻轻地拍了拍赵伟强的脚。赵伟强本能的缩了缩脚。潘长江见有希望,又喊)师傅,师傅。(又拍了拍赵伟强的脚。赵伟强又把脚缩了缩,总算腾开了差不多一个椅子的空间,吴大江连忙坐了下去,放下北京烤鸭,把笔记本电脑放在膝上,抬头左右望了望,自言自语道)还有半个多小时上车,干吗呢?何不趁现在有时间,上上网?(说着,他把电脑从包里拿出,打开,专心地在网上浏览起来。)

  潘长江:(一边聚精会神的浏览,一边微笑着。忽然,他看到一条信息,高兴地大笑起来。自言自语道)这个信息太好了,回去一定告诉我家小丽,让她明年种植这个。(这时,赵伟强一伸腿,打了一个哈欠。把潘长江蹬了一下,差点把电脑蹬掉。吓得潘长江双手抓住了电脑,站起,很生气地对赵伟强道)哎!你这个师傅,怎么搞的?你!

  赵伟强:哎呀(惊醒过来,坐起一见潘长江身上的鞋印,陪笑道)对不起!对不起!我不是故意的,而是有意的。

  潘长江:(一听,更生气了。吼道)什么?你还是有意的?

  赵伟强:(仿佛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似的。更改道)对不起!对不起!我不是有意有,而是故意的。(边说边点头。)

  潘长江:(知道他一着急,说错了,又气又笑道)你这个人啦!哎——!

  赵伟强:(走过来边靠近潘长江,边说道)师傅,我给你擦擦,我给你擦擦。(说着,赵伟强伸出双手。)

  潘长江:(一见他的双手脏的,腾出左手连忙制止道)别,别,我自己擦,我自己擦。(但赵伟强觉得过意不去,硬是要擦,潘长江躲闪已来不及。只见赵伟强左手抓住潘长江的西服下摆,右手擦着西服和裤子,表面上看似乎擦干净了,实际脏的面积更大,只是没以前明显。急得潘长江又生气,又跺脚,大声吼道)别擦啦!(右手拿着的电脑差点没拿稳,赶紧左手帮忙托住。)

  赵伟强:(一愣,不好意思道)师傅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而是有意的。(接着似乎悟到了什么,扭了扭脖子,很认真地道)我真的不是有意的,而是故意的。(然后一副若有所悟的样子“哎呀”了一声。)

  潘长江:(气犹未消道)算了,算了。这衣服弄脏了,我还不想责怪你。关键是——你刚才那一脚,差点把我电脑蹬掉了,你知道不?

  赵伟强:(听了“啊”的一声惊叫,连忙道)电脑没事吧!对不起!对不起!我不是……。

  潘长江:(连忙制止道)你不是故意的,而是有意的,是吧?

  赵伟强:(双手搓动堆笑道)我真——的不是故意的。

  潘长江:(接口道)而是有意的。(赵伟强尴尬地陪笑着。潘长江缓了缓口气,坐下,把电脑放在膝上,对赵伟强道)算了,算了,你也没损坏我什么东西,以后注意点就得了。(说完,低下头继续浏览网上的信息。)

  赵伟强:(靠近潘长江坐下,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白沙烟。撕开,左手拿烟盒,右手指在烟屁股弹了弹,凑到潘长江跟前,亲切道)兄弟,昨晚我加了夜班,今天困得不行。(说着打了一个哈欠,继续道)所以——,来,抽支烟。(左手伸出。)

  潘长江:(扭过头,气犹未消似的道)你没见墙上写着不准吸烟吗?(边说边用眼神示意赵伟强朝墙上看。)

  赵伟强:(边收回拿烟的左手,边赞叹道)你们城里人的素质真好!

  潘长江:什么城里人不城里人的?我也是农村人,我也是一个农民工。

  赵伟强:(惊讶道)不——会——吧?是——真——的?(边说边上下打量着。)

  潘长江:我就是干泥瓦工出身的。

  赵伟强:(微笑道)那我们是同行啊!(接着,赵伟强又上下打量了一下潘长江,半信半疑道)不对啊!我看你还是不像。(同时右手食指点点地说)我考考你。

  潘长江:(微笑道)请放马过来。

  赵伟强:(兴奋地道)一根四十公分高的大梁,用一根二十个的螺纹弯起钢筋,弯起四十五度,斜长是多少?

  潘长江:(在电脑上边按边说道)四十公分高的大梁减去两公分半的保护层,再减去直径二十,是三十三公分,乘以一点四一四,就是四十六点六六二,四舍五入,是四十七公分。(说完,一扭头朝向赵伟强。)

  赵伟强:(又问道)那如果这根大梁六十公分高,弯起六十度呢?

  潘长江:(低头又在电脑上边按边说)六十减七,乘以二,除以一点七三二,得六十一点二,四舍五入,六十一公分。怎么样(说完,笑着看赵伟强。)

  赵伟强:(疑惑似的问)你咋知道四十公分高的大梁里要乘以一点四一四,六十公分高的大梁里要乘以 二,除以一点七三二?

  潘长江:(大笑)这个啊,十年之前我就知道啦!

  赵伟强:(不相信似的)吹牛的吧?

  潘长江:(得意地)吹什么牛?我在初三几何里学过。我高中毕业六年了。

  赵伟强:(微笑)哦!兄弟,厉害!兄弟,厉害!(边说边竖起大拇指。接着赵伟强又问道)那你知道砖混墙构造柱边的马牙槎是怎样垒的吗?

  潘长江:(自信地)马牙槎是沿墙高三十公分,进退差为六公分,对不?(说完,得意地笑看赵伟强。)

  赵伟强:(笑着点点头)厉害!厉害!(不服气地继续问)那你这个三七墙,两边带线的,一天可垒多少块砖?

  潘长江:(微笑道)不好意思,最多一天可垒一千八百块。

  赵伟强:(大笑道)这回你不行了吧?

  潘长江:你一天最多可垒多少块?

  赵伟强:(骄傲地答道)两千没问题。

  潘长江:(笑着赞道)这回你厉害!你厉害!

  赵伟强:(微笑道)不好意思!不过我不明白,你做泥瓦工的,咋穿那么高档的西服?还有这个小电脑,把你的手给我看看。(说着,抓住潘长江的右手,扯过来看。潘长江“啊”的一声,还没反应过来,手被抓了过去。)

  赵伟强:(不好意思)兄弟,没事吧!

  潘长江:(苦笑道)没事,没事。

  赵伟强:(双手握着潘长江的右手,翻过手掌,看了看,)兄弟,你这双手虽说有些茧,但不像干泥瓦工的手。你看我的手,茧那么厚。(说着把右手掌伸到电脑前。)

  潘长江:(解释道)我已经三年没干泥瓦活了。

  赵伟强:(叹气道)怪不得你穿这么有档次的衣服,还有电脑。(接着又问道)兄弟,这三年发啥财啦?

  潘长江:这三年我在干这个。(指了指电脑。)

  赵伟强:(不解的问道)干这个?

  潘长江:我一直在用这个在工地上做资料,做工程预算等。

  赵伟强:(竖起大拇指夸道)原来你是一个工程师啊!

  潘长江:不敢当,不敢当,我以前确实是做泥瓦工的啊!

  赵伟强:那你怎么学会了这个?

  潘长江:这个嘛!说来话长。你知道法国有个拿破伦吗?他说过: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。

  赵伟强:法国一个拿着破轮子的人说的话跟这扯上什么关系啊?

  潘长江:(忙道)不是法国一个拿着破轮子的人。

  赵伟强:(抢道)你刚才不是说法国一个拿着破轮子的人说什么来着?

  潘长江:(急道)哎呀!你什么文化啊?

  赵伟强:(憨厚一笑)我啊?不好意思,小学勉强毕业。

  潘长江:原来如此,那你工程图纸看得懂一点吗?

  赵伟强:我操那心干吗?反正工头叫我干啥就干啥,从来就没少做人家一块砖,从来抹灰就比人家抹得快又好。(话题一转回来,)哎!你刚才说不是法国一个拿着破轮子的人,那是英国,还是美国啊?

  潘长江:(急道)是法国。

  赵伟强:(委曲道)我说的也是法国啊!

  潘长江:但不是一个拿着破轮子的人。(重重的音。)

  赵伟强:(问道)哦!那是一个拿着好轮子的人,是吗?

  潘长江:那是一个。(想解释,又“哎”了一声,道)一个叫做拿破仑的人。(一字一顿的。)

  赵伟强:(连忙道)可能是那个人是收破烂的,经常收到破轮子,所以人家给他起了个绰号叫拿破轮。这个人够笨的,车轮子多重啊!拿着多累啊!难怪人家给他起这个绰号,是不是啊?(说完,自顾哈哈大笑起来。)

  潘长江:(听着他的误解,也笑了起来。他解释道)不是,不是!这个拿破仑名字是通过翻译过来的,叫音译,通过声音相似翻译过来,知道吗?

  赵伟强:(傻傻地摇了摇头)不知道。

  潘长江:比如马克思,外国叫makesi,列宁读LinLin,这个拿破仑叫napolun,声音相似。现在知道了吧?

  赵伟强:(点点头道)哦!知道了,马克思,列宁我知道是了不起的人,但那个拿破仑是一个什么人啊?你咋知道他说的话啊?

  潘长江:这个拿破仑是古时候法国一个很厉害的皇帝,会打仗。有一次他对手下士兵说了这样一句话: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。我很佩服这句话。

  赵伟强:(不解地问道)这句话有啥好佩服的?那不是教人不干活,一心想做官吧?不好,不好,应该批判。

  潘长江:(忙解释道)这句话不是那个意思。它的意思是教人有上进心,通过努力学好扎实本领,获取胜任的职位。你以为象那些花钱买官的腐败分子啊?

  赵伟强:(微笑道)这个法国皇帝真有意思!(用左手挠了挠头)

  潘长江:我就是受到这句话的启发。我以前干泥瓦工的时候,就缠着工地的工程师,要跟着学图纸、预算。工地上的工人师傅、技术员、工程师都是我的老师。尤其是王工,他收我为徒弟,所以我一边干泥瓦工,一边学图纸、预算。三年前我就开始负责工地技术了。前不久,我又通过了建造师考试。

  赵伟强:(竖起大拇指道)佩服!佩服!

  潘长江:你知道我国以前的政协主席李瑞环吗?”

  赵伟强:电视上见过。

  潘长江:听说他就是木工出身的,七几年的时候,他还出过一本木工的书呢!

  赵伟强:不可能吧!他干木工咋当起那么大官啦?

  潘长江:人家时时刻刻在学习,当然也就不断进步,你知道吗?

  赵伟强:(赞叹道)你知道的东西真多!(接着问道)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啊?咋知道那么多?

  潘长江:(叹了口气)说起来也惭愧,那年高考,名落孙山,好长时间转不过弯儿来。

  赵伟强:(紧问道)那后来呢?

  潘长江:(舒了一口气)榜上无名,脚下有路。后来,我和同村的大伯大叔、兄弟们一起出来做泥瓦工。当时虽只有十八岁,但我心里暗暗发誓;一定混出个模样来,现在六年了。我到今年才通过建造师考试,其中的委曲谁知道啊?!(说着,竞有些激动。)

  赵伟强:(叉开话题道)不说这些,不说这些!把你的电脑打开看看,有啥稀奇事?

  潘长江:(打开电脑,赵伟强伸长脖子凑过去。)我刚才正在看呢!

  赵伟强:(问道)兄弟,你看,你这电脑里咋都是些种植什么的?不是听人家说过里面可以看录像、看电影,还可以聊天交网友的吗?

  潘长江:是啊!是可以,但是我对象说我们结婚以后她想自己干点事业,叫我在网上查一查干什么好。

  赵伟强:她一个女人家想那么多干啥?看你的样子你又不是养活不了她。

  潘长江:是啊!我也知道我一个月四千多块钱的工资可以养活她,可她就是想自己做点什么,一定要我帮助她。想办法,找项目。什么养殖的,种植的,都行,结婚后,她搞她的事业,我干我的工作,当然我也理解她,就尽量帮她。

  赵伟强:(笑道)好家伙,你对象挺厉害的吧?你将来肯定是个怕老婆的人。

  潘长江:(责怪道)你咋这样说呢?都什么年代了?我认为夫妻之间应平等对待,相敬如宾,哪有谁怕谁的道理?

  赵伟强:(点头陪笑道)那倒是,哎——你能不能也帮我想个法子,如果有机会我也想和我爸妈在家搞个养什么的,种什么的,勉得在外做工受人家的气。

  潘长江:行啊!让我在网上找一找。

  赵伟强:(微笑道)兄弟,你真够意思。(说着,又从兜里掏出烟,左手拿烟盒,右手指在烟盒屁股弹了弹,凑到吴大江跟前,道)来,兄弟,抽支烟。

  潘长江:(扭过头)这里不许抽烟,你忘了?(说完继续在网上查找。)

  赵伟强:(陪笑道)哦!我又忘了。(赶紧把烟放入口袋又从旅行包里拿出一瓶饮料,“啪”的一声打开,递到潘长江跟前)兄弟,这饮料你总该喝了吧?

  潘长江:(左手连忙推辞)我不渴,我不渴。

  赵伟强:(一边使劲的往吴大江怀里送,一边道)兄弟,如果今天你不接我这饮料,就是瞧不起我。

  潘长江:(左手抵挡不住,推让之间饮料溅出来点洒在电脑键盘上,这时潘长江见拗不过,无奈接下。)哎!

  赵伟强:(陪笑道)不好意思,把你电脑打湿了点,我给你擦擦。(说着,右手伸出,想用袖子去擦键盘。)

  潘长江:(一急,大声道)不行。(赵伟强愣在那儿,傻傻地睁着眼看潘长江。)我这有卫生纸,我自己来。(说着把饮料递还给赵伟强)你先拿着。(从西服右边口袋里掏出一叠卫生纸,取了两三张,擦了擦。)

  赵伟强:(一边接过饮料,一边道)兄弟,真对不起!我不是故——

  潘长江:(打断他的话道)没事,没事。(擦完,顺手把卫生纸向身旁的垃圾筒扔去。结果误投,于是,起身,边拿着电脑,边走向卫生纸,捡起,往垃圾筒里递进去,这才放心地回到座位,在网上继续查找着。)

  赵伟强:(见他这么细心,夸赞道)兄弟,你这个人真好!这点小事都那么认真。我这人就大大列列的,一点也不在乎。(边说边把饮料递了过去)

  潘长江:(一边接过饮料,一边道)兄弟啊!我们虽是农民工,但是,我们也要注意素质,别让城里人笑话我们,是吧?(说完,喝了一口。)

  赵伟强:(接口道)那是,那是。(说着从旅行包里又拿出一瓶饮料,“啪”的一声打开,凑到潘长江跟前)兄弟,来,为我们的认识,干一杯!(说着,拿着饮料去撞潘长江的饮料,潘长江惊叫一声“啊”同时拿着饮料的右手往右边躲开,左手臂挡住他的饮料。(赵伟强疑惑道)兄弟,你瞧不起我?

  潘长江:(解释道)不是不是,我是害怕碰得饮料又洒到电脑上了。

  赵伟强:(“哦”了一声)兄弟,还是你心细。(顿了顿,陪笑道)这样吧!我们轻轻的碰一下,行吗?

  潘长江:(收回手,主动地和赵伟强轻碰一下)干杯。

  赵伟强:干杯!(两人同时饮了一大口。)兄弟啊!我觉得你这人特别好,也细心,也有文化,有本事。是哪个女孩那么有福气和你结婚啊?

  潘长江:(听到这个,兴奋起来,自豪地说)我对象啊!就是百里挑一,要身材有身材,要长相有长相。特别是那一对会说话的眼睛,一看你啊!我的妈,魂都被勾去了。(边说边摇头晃脑的样子。)

  赵伟强:(问道)有那漂亮?

  潘长江:那当然。(骄傲地说道)还有她那一个鬼机灵的脑袋,特聪明!能想出许多古怪的事来;还有她那俏皮的嘴巴,你不开心的时候,她能逗你开心;还有她那一双巧手,粗活细活干得干净利索,每次我们在一起时都嫌时间过得太快,干活一点也不累。(潘长江说着说着,陶醉其中似的,仿佛身边没有赵伟强。赵伟强听着,看着他如醉如痴的样子傻了眼似的,手上的饮料慢慢倾斜泼洒在潘长江的脚上。潘长江“啊”的一声惊醒过来,低头看脚。)

  赵伟强:(低头看去,边忙着拿好饮料,陪笑道)我给你擦擦,我给你擦擦。(起身,把饮料放在椅子上,右手伸出向刚才潘长江拿卫生纸的口袋,取出,蹲下,去擦潘长江的皮鞋。潘长江膝上放着电脑,右手拿着饮料,只好由他了。见赵伟强这么厚道。)

  潘长江:兄弟,你也挺好的。看你的样子,一定干活挺卖力的吧?

  赵伟强:干活肯定没问题,我不需人家监督,会主动的把我的活干完。要不明年到你工地去干干,怎样?(说着,擦好了,走向垃圾筒,将卫生纸放了进去,回到座位拿起饮料喝了起来。)

  潘长江:象你这样的工人当然也需要,你留个电话吧,到时候我叫你。

  赵伟强:可以,你记住啊!0395-2121314,找小赵。

  潘长江:(边听,边用手机储存)我们是同一个地方的啊,你看这区号,我们还是老乡呢!(心里嘀咕道)有点象我对象的哥啊!

  赵伟强:(喜笑道)兄弟,既然是老乡,那你更应帮帮我啊?

  潘长江:(激动地)老乡,没问题,我一定帮你,哎!你有对象吗?我工地有个做饭的挺适合你的。(赵伟强一听,泪水差点掉下来,很难过的样子。潘长江糊里糊涂的)兄弟,怎么啦?触动了你的伤心事?有什么不开心?给我说说看,看我能不能帮你。

  赵伟强:(难过地)我以前是有一个对象,也像你的对象一样,漂亮、聪明、可爱、能干、可是她现在不爱我了。

  潘长江:(气愤地)她咋那么花心呢?兄弟,别难过,为一个花心的人,不值!(他劝道)

  赵伟强:(哽咽道)她说,她一直是在把我当哥看的。

  潘长江:(急道)她怎么把你当哥了呢?

  赵伟强:(断断续续地道)我爸和她爸是几十年的好朋友,两家像亲戚一样来往,我和她就从小在一起玩。

  潘长江:那后来呢?

  赵伟强:后来,我们在一个学校里上学,我小学就没读完,她一直读完高中,听说她读高中的时候,有位男同学追她,她没同意,我当时听了这个消息,很高兴一阵子。(赵伟强说着有点兴奋。但瞬间又变得沉闷起来。)

  潘长江:那又后来呢?

  赵伟强:后来,没想到——(赵伟强有些激动,带着哭音道)没想到,有一次,就是前年,我问她:我们啥时候订婚呀!没想到,她涨红着脸道,强哥,你说啥呀?我说,我们结婚啊!她非常生气道:强哥,你别胡说好不好?你是我哥啊!当时我的眼泪就吧嗒吧嗒下来了。(说到这,赵伟强真的也掉下了眼泪,用手一边擦着。)

  潘长江:(连忙掏出卫生纸给他)兄弟,别哭,别难过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(心里嘀咕道)看来真是我对象的哥。

  赵伟强:(接过卫生纸,擦了擦眼泪,继续道)你不知道我当时的难受,更让我难受的是她还说从来没有爱过我,如果有,那也是一种妹妹对哥哥的爱。对我好,对我的关心,也只是一种妹妹对哥哥的关心。她还说什么爱情是双方情投意合,两情相悦,我没听完,就气跑了。

  潘长江:那就是你的不对啦!你们不沟通沟通,怎么结婚啊?

  赵伟强:(反问道)沟通沟通?是什么意思?是耍流氓啊?

  潘长江:(着急道)所谓沟通就是你要经常谈谈心,谈谈自己对生活的看法。了解对方的性格和想法。

  赵伟强:(委屈道)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还不了解吗?真没想到我对她一片苦心,她却——哎!我记得那年她读高三,正是农忙季节,她爸病了,我在北京打电话听说了,连夜搭车赶回去帮她妈把农活全部干完。她想回家帮忙,我不要她帮。星期天他回家做了许多好吃的,还叫我把衣服脱下来让她洗。(说到这儿,一脸的兴奋。)可没想到我在她心中只是一个哥哥。(脸色又变为睛转多云。)

  潘长江:(听着,也跟着似有变化,安慰道)兄弟,别哭,有这样一个妹妹也好啊!她如果能嫁给一个好男孩,你应该祝福她啊!

  赵伟强:(生气地道)难道我不是一个好男孩吗?

  潘长江:(忙解释道)我不是这个意思。

  赵伟强:(更生气)那你是什么意思?

  潘长江:我是说如果她能和一个她真心相爱的人结婚……

  赵伟强:(更生气了)你难道怀疑我不是真心爱她?

  潘长江:(急道)不是,不是那个意思。我是说,如果她和另一个男孩在一起有共同语言,情投意合,两情相悦的话,那她们结婚一定幸福。你和她会这样吗?

  赵伟强:共同语言嘛,小时候经常在一起说话。她上高中后,就很少和我一起聊了,有啥好聊的?反正她跟着我一辈子,我绝不会让她干一点重活,只要她能给我生个胖小子,把饭做好,把猪喂好就行了,其他的事不要她问,我会拼命挣钱的。(一脸自豪。)

  潘长江:如果她不愿只干那些事呢?

  赵伟强:(问道)哪有女人不想生孩子的?干家务活也是女人应该的啊!我妈就是这样过来的。

  潘长江:那是你妈。

  赵伟强:你妈不是这样吗?

  潘长江:我妈,你妈那都是上辈人的事,现在的女孩思想可就不一样啰。

  赵伟强:(恨恨地道)我就是搞不懂现在的女孩在想些什么,我不让她愁吃的,不让他愁穿的。她还不满意。哦!记得有次我到我对象家,电视上一个男的对女的特别好,女的叫男的上,男的不敢下;叫男的左,男的不敢右。后来,女的还要离婚,说什么没有生活激情,就象一潭死水一样,这是什么话呀?我对象说那女的做得对。(嘿——叹了一口气)

  潘长江:她说的对呀!现在有事业心,有上进心的女孩谁仅仅是在乎你让她吃饱穿暖?都什么年代了,我对象我还支持她做点事。

  赵伟强:(奇怪地问道)你还支持她?你还怕养活不了她啊?

  潘长江:我不是怕养不了她,而是想帮助她,让她感觉到生活中事业成功的幸福,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

  赵伟强:这是什么意思呀?

  潘长江:这个你不懂啦!其实啊,多数女性都想通过自己的劳动,既能体会到劳动的快乐,也能挣到钱,而不是向自己的丈夫要钱花。你知道啵?

  赵伟强:不知道,哎——你刚才说两人在一起两情相悦什么的,我对象也说过。那是不是两个情人还要经常约会,才有意思呀?

  潘长江:不是,两情相悦嘛基本上是两人喜欢在一起,欣赏对方,感到愉快。她喜欢和你在一起吗?她愉快吗?

  赵伟强:小时候还差不多,她越大越不和我在一起玩了,我也没她知道的事情多,就算有时候在一起,也只是她说话,我当听众。有时候,她还和村里的年青人去唱歌、跳舞什么的。真没意思!有一次,她想拉着我去,我说还不如和你弟弟打扑克呢。她一生气,从此不再叫我去玩了。

  潘长江:(笑道)你们一般没有多少共同的爱好和兴趣,又没啥共同语言,生活、事业的想法也不同,怎么做夫妻啊?

  赵伟强:可是我就是喜欢她,她又善良、又聪明、又漂亮,特别是她干家务活是一把好手。(似乎陶醉其中。)

  潘长江:(把双手一推)那也是一厢情愿啊!

  赵伟强:(生气道)谁说的?我去她家,她经常炒我爱吃的菜,还经常给我洗衣服。可惜一年多没见她了,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?

  潘长江:她那是把你当哥哥看,是一种妹妹对哥哥的爱,你别搞错了。

  赵伟强:反正我们不是亲兄妹,有爱就可以结婚。(边说边点头。)听说马上要出嫁了,男的象你这么高。(说着用手在潘长江头顶示意。)

  潘长江:(生气道)我个子低就不能娶个好媳妇了?

  赵伟强:(道歉地笑道)我不是这个意思,误会,误会。

  (这时,扩音器里传来女播音员的声音:“旅客同志们:由北京开往永城的K224次列车开始检票,请你们携带好随身物品,排好队,按秩序检票上车。”潘长江关闭网页,回到桌面。赵伟强看到桌面上潘长江和他对象的合影,正想问。)

  潘长江:(先开口了)这就是我和我对象今年九月份的合影。告诉你吧!我的对象就是你的那个妹妹,小丽。

  赵伟强:(惊愕地)原来你早就知道我啦?你什么时候认识了我的?

  潘长江:我也是刚才认识你,知道你的。(边说边把电脑包链拉好。)

  赵伟强:(尴尬地问)你俩今年结婚?

  潘长江:是啊!(说着把电脑挎上,左手提起北京烤鸭,站起微笑道)祝贺我们吧!赵大哥。(说着伸出右手。)

  赵伟强:(站起)“嘿——”的一声,低着头,不好意思的伸出右手和他握在一起。

  潘长江:走吧,上车吧!路上接着聊(说完,向舞台右侧下)

  赵伟强:(招手)等等我!(说着,左手提着编织袋,右手提着旅行包,追了过去)

[小品《候车厅》剧本]相关文章:


本文来源:https://www.ptsmy.com/zhiye/485895.html

推荐访问:物业小品剧本 小学生小品剧本 招聘小品剧本 多人小品剧本 年会小品剧本 励志小品剧本 儿童小品剧本 宋小宝小品剧本 面试小品剧本 大学生小品剧本 小品剧本大全 小品剧本格式 校园小品剧本 搞笑小品剧本 小品剧本网 相亲小品剧本 喜剧小品剧本 西游记小品剧本 安全小品剧本 中学生小品剧本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

扩展文章

本文相关推荐


Warning: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() in /www/wwwroot/ptsmy.com/caches/caches_template/default_lg/content/show.php on line 276